欢迎光临漯河麦佰益食品有限公司


招商详情

珍酒再破纪录!下沙4万吨,产能稳居贵州第三

发布时间:2023/10/25

  九九重阳,登高远眺、遍插茱萸,是中国传统节日的浪漫。重阳下沙,则是独属于酱香白酒的浪漫。

  循天时,遵古训,秉承传统酿造工艺,新一年的酱香白酒酿造周期拉开帷幕。酒业家获悉,在今年的下沙季,贵州珍酒持续加大优质产能建设投入,投产规模达到4万吨,产能较去年新增5000吨。目前,珍酒优质基酒储备已达6.5万吨,产能规模稳居贵州酱酒企业前三,产能优势进一步巩固。

  从珍酒的角度来看,新一轮的扩产,是其高品质战略的集中体现,而品质的提升也势必将进一步转化为品牌、市场优势,从而形成正向循环的闭环。

 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,产能维度的排名占位,也昭示出酱酒产业的行业格局愈发清晰稳固,珍酒在酱酒产业的头部占位愈发具有确定性;另一方面,随着酱酒品类在消费者端的培育不断深化,消费端对于高品质酱酒的需求仍处于扩容阶段,高品质战略下的珍酒则充满无限机遇。

  产能再增5000吨

  珍酒高品质战略固本强基

  近日,在贵州珍酒石子铺老厂区、赵家沟生态酿酒区、茅台镇双龙村酿酒基地三个厂区的酿酒车间,经过上一酿季结束后的短暂休整,再度恢复繁忙的生产景象。红彤彤的黔北红缨子高粱进入车间,润粮、拌粮、上甑、蒸煮……数千名酿酒工匠的忙碌中,珍酒正式开始了新一轮酿造。

  2020年,珍酒产能破万吨;2021年翻倍超过2万吨;2022年投产3.5万吨。至此,珍酒产能规模跻身贵州前三。而随着新酿季的4万吨下沙,珍酒产能规模也再次站稳贵州前三的位置。

  当然,夯实行业地位是成果,高品质战略才是珍酒扩产的内生动力。酱香型白酒周期长、工序多、投资大、见 效慢,酱酒企业产能越大,则意味着可供选择的基酒越多,一定程度来说,产能是酱酒品质的保 障。

  可以看到,近年来,高品质战略成为了珍酒发展道路上的高频词。“要把高品质战略作为珍酒今后最核心、最重点的战略,并用10年的时间去坚持,让消费者一想到酱酒这个品类,就能想到珍酒的高品质。”去年12月,珍酒李渡集团董事长、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向东在一场会议上掷地有声。而随着珍酒的上市,吴向东更是将“一丝不苟酿美酒”放在珍酒发展的首要战略位置。

  在不久前的珍酒生产质量大会上,珍酒李渡集团总工程师、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国军也强调,要坚定不移践行高品质战略,持之以恒坚守珍酒品质,持续加强质量管控,筑牢质量生命线。

  “优质酱酒产能的提升是一条充满曲折和艰辛的道路。我们用了近十年时间,做了大量固本强基的工作,不断尝试与总结,逐渐找到了产能稳步提升的有效途径。”作为珍酒酿造的总负责人,朱国军在珍酒工作的十余年间,吃住在酒厂,千方百计提升珍酒的产能和品质。

  此外,酒业家了解到,目前珍酒拥有国家白酒评委4人、贵州省白酒评委19人,人才队伍规模处于贵州酒企前列;在“四双鞋”管理制度,在小细节中折射出珍酒对产品品质的追求;珍酒还通过招工体能测试、员工上班前开展热身操等举措,提升工人体质,为酿好酒提供有力支撑。

  近年来,珍酒陆续投入上百亿元用于增产扩能。随着珍酒六大酿酒基地项目建设的推进,“十四五”末珍酒产能预计将达5万吨,储酒超10万吨;“十五五”期间,其产能将达10万吨、储酒40万吨。持续增产扩能,是珍酒坚定品质信仰,一丝不苟酿美酒的初心,亦是成绩。

  珍酒李渡的高质量发展实践及产能扩张得到官媒《人民日报》的关注。今年8月28日和9月25日,时隔不到一月,《人民日报》两次点赞珍酒,不仅在于珍酒通过增产扩能实现高质量发展,更是对其发挥规模效应推动产区建设、助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高度认可。

  酱酒消费端扩容

  扩产之下的珍酒机会

  事实上,产能规模的进一步夯实,也折射出酱酒行业集中趋势下强者恒强的行业优势。随着近两年来酱酒产业进入调整期,头部企业扩产而中小企业减产已成大势。

  去年下沙季,酒业家在调研中发现,贵州中小酒企下沙量相比2021年同期下滑30%。而在今年下沙季,这一趋势并没有好转。在高库存、动销不畅的行业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中小型酱酒企业选择在今年下沙季减产、少部分企业甚至直接停产。

  因此,在行业格局加速分化的背景下,珍酒的扩产则折射出其在市场端的良性发展态势。多家证券机构研报显示,珍酒国庆双节期间动销、开瓶率表现良好,高端、次高端产品均保持较高增速,第三季度延续高质增长态势,全年的增长具备确定性。其实,这已是近年来珍酒市场的常态,而市场的长期向好无疑给予了珍酒持续增产扩能的信心和底气。

  显然,这将是一个正向发展循环。伴随产能的逐步释放,珍酒的品质将被更多消费者认可,其品质优势也将转化为品牌力而赋能市场。在酒业家数次调研中发现,品牌力的持续攀升也是珍酒给予渠道的安全感。

  从长期主义来看,不断扩产的珍酒也仍然充满了机遇。站在如今的行业现状下不难发现,过去几年中,“酱酒热”的本质是渠道热。酱酒发展处于相对早期,依靠渠道杠杆进行粗放式扩张,高利润率吸引下导致渠道过度囤积,以致带来一定泡沫。

  如今,随着消费者对酱酒品类认知的提升,尽管渠道库存压力成为主要矛盾,但其实消费端对于高品质酱酒的接受度仍在扩大,需求端扩容趋势不变。酒业家也在近期的河南市场走访中证实了这一观点。从河南市场来看,酱酒的热度在消费者端并没有下降,且持续分食浓香市场。

  “消费端酱酒扩容趋势延续,优质品牌成长空间仍足。”光大证券在研报中表示,伴随酱酒渗透率的继续提升,行业红利将主要集中在品牌深厚、品质突出、渠道及消费者运营精细的优质酒厂。

  这无疑是珍酒的机会。美国管理专家和畅销书作家吉姆?柯林斯曾提出“飞轮效应”??转得越来越快的飞轮达到某一临界点后,飞轮的重力和冲力会成为推动力的一部分。此时,无须再费更大的力气,飞轮依旧会持续快速转动。在上述正向循环下,新一轮扩产也或将成为这一临界点,推动珍酒螺旋上升式的高质量发展。(文章来源:酒业家)